三严三实   抗战胜利70周年   唱响主旋律
  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甘肃农民报  >  悦读  >  文学

过年的糖果

来源:今晚报 丨 作者:杨仲凯 丨 2021-02-20 11:38 丨 浏览:编辑:王丽丽

  以前过年时,“烟酒糖茶”这“四样礼”,是走亲访友时常带的。这其中烟和酒像一对亲兄弟,排在前两位也无可非议,糖竟然排在了茶的前面,初觉惊讶,细品有理。

  过年时,在这四样儿中,小孩子能享受的甜头儿,怕是只有糖了。大人占了那么多,给小孩儿留一样儿,往前排排,也是情有可原的。当然,这里说的糖既不是“单糖多糖”那些科学指标,也不是可以算作调料的红糖或白糖,而是专指水果糖或者奶糖那样的糖果。在过年的食品市场里,糖果是非常惹眼的,花花绿绿的包装鲜艳出位,包装和过年的氛围非常搭调——说起包装,像我们这些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人,有不少人珍藏过糖纸吧。

  糖代表着甜蜜,自己吃和送人两相宜。到别人家拜年,带上一盒糖果作为礼物很讨喜;而好像哪家的客厅里都会有一个糖盒或果盘。有人领着孩子来拜年,主人即打开盒盖儿,亲切地对孩子说:吃糖吃糖!

  上世纪80年代的糖果好像就是水果糖或奶糖,像“大白兔”奶糖曾经就很时髦。至于各种巧克力,我是后来才见到的。记得有一年,我见到酒心巧克力的惊讶:一个盒里的巧克力的“酒心”,竟有不同的酒;我记得有茅台和五粮液。那时我还是个孩子,但是没有影响我借机喝了一点儿茅台。

  后来,可以用五彩缤纷来形容不同的糖果了,但可惜人们都考虑到血糖的问题,吃糖的人少了。当然,年轻人还是要用撒一把喜糖的方式宣告自己单身生活的结束。民间还有各种各样的糖,就拿天津来说,以前就有卖药糖的,还有驰名海内外的皮糖。麻酱糖、酥糖、拔糖,我都记忆颇深,好像现在都看不见卖的了。天津专有的豆根儿糖,过去过年时也常吃,是用黄豆面和红糖做的。我记得有软、硬两种,硬的需要在舌头下含一会儿才能慢慢咬动;软的就温柔得多,有点儿像驴打滚儿的那个感觉了,又甜又有那种面粉沾在舌尖的触感。

  京津两地文化相近,天津过年期间的很多糖果,包括其他干鲜果品,很多是从北京传过来的。当然,也可能一样的东西,名字不一样。比如跟糖联系密切的——北京的冰糖葫芦,在天津就叫糖堆儿。过年时,在天津大大小小的庙会门口儿,糖堆儿是必不可缺的。我们幼时,在过年时吃上一串晶亮的糖堆儿,还很可能是得到的奖励呢。(摘自《今晚报》 杨仲凯)

相关推荐:

热点关注

抗疫保春耕 甘农报来帮您
立春已过,春耕在即。当前正值抗击疫情的关键时期,但对于我们农民朋友来......[详细]
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抓好...
党的十九大以来,党中央围绕打赢脱贫攻坚战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出一系列......[详细]
甘肃旅游智库专家建言甘...
民宿,是基于乡村闲置资产,为过夜游客提供体验在地文化、分享主人生活方......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