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严三实   抗战胜利70周年   唱响主旋律
  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甘肃农民报  >  悦读  >  文学

【小小说】命运

来源:甘肃农民报 丨 作者:李贤武 丨 2018-09-04 15:47 丨 浏览:编辑:马雪娟

  福娃得了白血病,为了给他治病,父亲王永生偷偷地卖掉了自己的一只肾脏,在省医院给他做了干细胞移殖手术,手术很成功。就在他们准备出院时,突然接到一个老人的电话,老人说,他叫张松山,是永生的肾救了他的命,想当面谢谢他。永生想,我这条命能值几个?一只腰子卖了人家那么多钱,应该是我去谢他才对呢!

  一辆高级轿车将永生父子俩接到一幢豪华别墅,一位老干部模样的人正在等他们,旁边还站着几个人。司机向王永生介绍道:“这位是张老。”永生一见这老人,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,上前握住老人的手说:“谢谢您救了我的孩子!”老人说:“是你救了我,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!”旁边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说:“爸,谢字就免了吧!我们给的钱,他一辈子也挣不到。”司机向永生介绍说:“这位是张局长,张老的大公子。”永生说:“应当感谢的是我们呀!”他把福娃从背后拉过来说:“儿子,快谢谢救命恩人!”一个挂着金项链的胖男人说:“大家都是互利互惠嘛,别谢来谢去的!饭菜都凉了!”司机对永生说:“这位是张老的二公子,张董事长。”永生想和董事长握个手,董事长没理他。

  张老很尴尬,抚摸着福娃的头亲切地问:“孩子,看你气色不错嘛。几岁了,上几年级?”福娃腼腆地说:“今年十岁,上三年级,我现在可有劲啦,谢谢爷爷!”

  筵席很丰盛。张老一边给永生夹菜,一边问:“听你口音是天宝县那边的,哪个村呀?”“解放村。”“你父亲是谁呀?”“王德仁”“啊?!”张老一听,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,浑身擅抖不止。永生吃了一惊,以为自已说错了什么话。张老端祥着永生的脸,嘴唇蠕动了几下欲言又止,一把将福娃搂在怀里呜咽起来……

  永生临走时,张松山拿出一封信,让他转交给他父亲。回家后,永生怕父母担心,没有把卖肾的事告诉他们。父亲王德仁让他把信读给他听,永生拆开信,里面是个存折,一看:“天哪!一百万!”父亲说:“你在作梦吧!”

  “确实是一百万!上面还有我的名字。”

  “骗人的!”

  “明天到银行打听一下就知道。”

  存款是千真万确的,永生怀里揣着存折,心情沉重地回到家,他问父亲:“爹,张松山跟你啥关系?给咱们这么多钱?”王德仁心里明白,这是张松山补偿永生的,只好把永生的身世告诉了他。

  原来,张松山是省城的一个大干部,文革时被打成“右派”,全家人下放到解放村,和地主成份的王德仁在同一个生产队劳动改造。两家人住在一个院里,成了患难之交。张松山是知识分子出身,不会干农活,为此经常受批斗。王德仁是庄稼地上的好把式,在他的帮助照顾下,张松山少受许多罪。

  当时,张松山有三女二儿,因为挣的工分少,分得粮少,全家人总是吃不饱,生下小儿子国安后,老婆没有奶水,正巧王德仁的第六个女儿出生后夭折了。王德仁求子心切,想把国安过继过来,便找张松山夫妇商量。他们正愁着养不活儿子,又感念王家人的种种好处,很痛快地把国安送给王家。王德仁夫妇很疼爱这个孩子,给他改名永生。那时,成份不好的人结亲有私通的嫌疑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两家人对外谎称,王德荣的老婆生了个儿子,而张松山的女婴夭折了。

  后来张松山平反后要回到省城,他不忍心打破王家人已有的安定生活,和王德仁私下定了个君子协议:“以后少来往,以免泄露永生的身世。”

  听完养父母的话,永生决定把那一百万元还给张松年。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就在前不久,张松年的大儿子国庆贪污受贿,二儿子国军偷税漏税,进了监狱,老人忧愤过度,不幸去世了。(李贤武)

相关推荐:

热点关注

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
(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1982年12月4日全国人......[详细]
中共中央印发《深化党和...
近日,中共中央印发了《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》,并发出通知,要求各......[详细]
政府工作报告
各位代表:现在,我代表国务院,向大会报告过去五年政府工作,对今年工作......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