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严三实 抗战胜利70周年 唱响主旋律
  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甘肃农民报  >  悦读  >  文学

【散文】 老家院里的柿子树

来源:甘肃农民报 丨 作者:车夫 丨 2018-06-05 17:16 丨 浏览:编辑:马雪娟

  在我的老家天水乡下,不论老少,大都喜欢在自家院子里侍弄几棵果树。开罢春,梨的白、杏的红、桃的粉、苹果的冷绿,会一树一树赶趟儿似的绽放开来。

  母亲一辈子住在乡下,身子骨硬朗,素喜清静,不愿与晚辈挤在一起,怕时间长了起了矛盾。

  在村头恰好有块自家小空地,母亲便找了几个邻里帮衬着,简单砌成两间瓦房,一个人就从老院子搬了出来,一住就是十六七年。和别的院子一样,苹果、杏子、梨树一样也不落下,栽在院子当间,井然有序。

  母亲知道我喜欢,特意在房檐前盘了两架葡萄树,果子一白一黑。秋收时,母亲总是把最好的果子存放好,枣一筐、苹果一筐、葡萄一筐,等我回家尝个鲜。

  而我因为工作和慵懒,十多年之中,在秋收时节回家,也就只一两次。每次等到果子表皮开始变质的时候,望儿不归,母亲在失望中又将它们一个一个晒成果干,收起来,再四处托人捎给我。

  也就在前几年,我无意之间在电话中问,院子里有没有柿子树,母亲说,柿子树不好成活,随后又谈起别的事情,慢慢就把这个事淡忘了。

  今年回家,竟然发现院子里有两棵柿子树挂满了果,黄澄澄的簇成团儿。母亲笑吟吟地告诉我,找了好多地儿,栽了好多次,终于成活了这两棵。说得很轻描淡写,但我知道她付出的辛苦,为了儿女的一句话,她总是付出所有的气力,不保留一分。

  老宅门口也有一块小空地,母亲念叨了好几年,说总荒着很可惜。我开始未能明白她的心思,直到有一天才恍然大悟,原来她一直惦念着回到老宅啊,那儿有她一生的回忆。

  想到这里,不禁汗颜,母亲穷极一生,总是不遗余力地满足儿女们的心愿,而我,对她老人家的心思,总是未能及时感知,或是感知到了,却一推再推,迟迟不能兑现。

  开春后,老宅门口的小院很快就要开建了,两三年后,桃、梨、杏还会开满小院。只是垂老了的母亲,还会有力气给我留果子,晒果干?还会有机会给我栽几棵柿子树吗?

  母亲栽下的不只是柿子树,还栽下了对我在外漂泊多年的一份牵念。

热点关注

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
(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1982年12月4日全国人......[详细]
中共中央印发《深化党和...
近日,中共中央印发了《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》,并发出通知,要求各......[详细]
政府工作报告
各位代表:现在,我代表国务院,向大会报告过去五年政府工作,对今年工作......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