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严三实 抗战胜利70周年 唱响主旋律
  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甘肃农民报  >  悦读  >  文学

挂在墙上的老时光(散文)

来源:甘肃农民报 丨 作者:曹春雷 丨 2018-03-26 16:46 丨 浏览:编辑:马雪娟

  它歪歪地坐在乡下老家的库房里,披了一身灰尘,与我默然对视。那一刻,我看到了它的孤独,也感到了它的落寞——负责记录时光和呈现时光的它,最终却被时光抛弃。

  这是只挂钟。表壳上,是一幅喜鹊登枝的图案。记得它刚被母亲抱回家来时,我是多么欣喜。看着那只喜鹊,仿佛听到了它的喳喳声。这是母亲在集市上卖掉两只公鸡后,步行到镇上买来的。

  以前,家里没钟表,母亲判断时间,只是听鸡叫,再就是看天色。我上初中后,六点半要赶到学校去。村里有个同学家里有钟表,早晨他准时来喊我。可有一天他生病了不去学校,母亲喊我起床时已经晚了。到学校后,免不了被老师一顿批。母亲才狠了狠心,买下了这个挂钟。

  调好时间后,挂钟被挂在墙上。钟摆在里面忠实地摆动着,一下,又一下。那时起,我心中对时间才有了具体的模样。原来,时间也是有形的啊。

  每到整点,挂钟就准时响起,当……当……声音古朴,悠长。我喜欢这声音,这是一种无比温柔的提醒。曾经在很长时间里,我在傍晚期盼着挂钟响七下,因为这时,有个悦耳的童声就会在收音机里喊:“滴滴答,滴滴答,小喇叭开始广播啦。”

  母亲隔上半月就会上一次弦,要拧好几圈。我对这挂钟好奇,曾踩着椅子偷偷摘下来看。里面,只是一个个叠合的齿轮。

  也有一段时间,我对这挂钟很厌恶,因为清晨它每每响六下时,在灶房忙碌的母亲就会扯着嗓子喊:“六点了,该起床上学了。”我继续赖床。那时候,感觉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,就是被窝。尤其是在屋檐上挂着冰凌的冬日。但不久母亲就来掀我的被窝了。

  我曾对钟表动过手脚。有一天,二姨带着小表弟来家里,说好要在傍晚六点回去。傍晚时,我和表弟正玩得热火朝天。可时间滴滴答答,马上就到六点了。我心生一计,趁大人们都不在屋内时,将挂钟拨慢了一小时。结果是,我们多玩了一小时。可我们的屁股上,都挨了几巴掌。

  即便是拨慢挂钟,或者让它停止,我的童年和少年时光,还是流走了。母亲已年迈,而我,已不再年轻。

  这只挂钟,如今挂在城里我书房的墙上。钟表的指针,一直指在八点十六分上。它把自己永远凝固在了当年停摆的那一刻——那一定是个朝气蓬勃的清晨。

  我每每凝望这只挂钟时,真的希望时光也能停止,永远停留在我年少青葱的时刻里。只是,这世上,有让时光停止的钟表么?(曹春雷)

热点关注

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
(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1982年12月4日全......[详细]
中共中央印发《深化党和国...
近日,中共中央印发了《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》,并发出通知,要......[详细]
政府工作报告
各位代表:现在,我代表国务院,向大会报告过去五年政府工作,对今年......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