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严三实 抗战胜利70周年 唱响主旋律
  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甘肃农民报  >  悦读

年画(散文)

来源:甘肃农民报 丨 作者:刘杰 丨 2018-02-08 15:00 丨 浏览:编辑:马雪娟

  “一张红纸二斤盐,买张毛主席像过个年”。这是我记忆里的歌诀,也是那个时代过年的写真。

  年画是年的主要内涵,其重要性超过了美味的吃喝,在我们这代人的成长过程中确实如此。六、七十年代的农村,筹备年事极为简单,除了买盐再就是买一两张写对联的红纸,当然了,一张毛主席的标准像是必不可少的。吃的倒显得无足轻重了,把仅有的一点麦子磨成粉,焯点萝卜菜就可以了,家道略微殷实点的,杀一头或大或小的年猪,算是把年办到了极致。绝大多数人家的年是清淡的,若不是门上的对联、正墙上崭新的毛主席的像和孩童的鞭炮声,过年的日子就和平日里没啥两样。

  那时候一切牛鬼蛇神都被打倒了,所以不存在送灶神贴门神,较为隆重的就是腊月二十三的大扫除了。一大早吃过早饭,母亲就张罗着打扫除尘了,我们就忙着从屋里往外搬东西,大大小小的坛坛罐罐,被褥席子,统统搬到院子里。父亲举着一把扫帚清除屋顶和墙壁上的灰尘,完毕之后我们再打扫地面,母亲则忙着清除灶屋的灰尘,之后又忙着刷洗坛坛罐罐,一家人要整整忙活大半天。屋子里彻底打扫之后,还要打些糨子,用四处讨要来的报纸把正墙上裱糊一遍,为了增加点缀,尽可能地把报纸上的图片放在外面。到了除夕早上,把毛主席的像恭恭敬敬、端端正正地贴在正墙的中央,墙上除了毛主席像之外,在侧墙上也贴着年画,主要是《红灯记》《智取威虎山》《龙江颂》《杜鹃山》等样板戏的剧照。等到中午过后再贴上对联,放几枚鞭炮,算是开始过年了。

  进入八十年代之后,年画的形式和内容一下子就丰富多彩了,人们的生活也逐渐好转。每年的腊月里赶集,买年画成了主要内容。逐步增加了福禄寿三星或者天官赐福、状元进宝之类的年画;墙面上的年画多以古装戏的剧照为多,譬如《状元媒》《二进宫》《八件衣》《五女拜寿》《大登殿》之类的。除了屋子里墙上要贴年画外,灶屋里要贴灶神像,就连牲口圈里都要贴上弼马温的画像。贴完年画,还要在各个门上贴上门神,大门上贴秦琼敬德,上房门上贴天官赐福或者刘海撒钱,要把大大小小的房间都贴上年画,最后还要在窗户上贴上窗花,把屋子里贴得花花绿绿的才觉着有了过年的样子。

  九十年代以后,年画的内容不仅更加丰富,而且材料也不局限于纸质了,塑封的、绸布的、声控的、液晶的……五花八门,令人眼花缭乱,目不暇接。但最根本的还是传统年画压阵,尤其是天津杨柳青的年画,苏州的桃花坞年画,还有陕西户县的农民画都是家家户户的首选。那些拙朴简洁的“连年有余”“五子登科”“五子擎莲”“如意送福”“鲤鱼跃龙门”等,寄托了老百姓对未来生活的憧憬,百贴不厌,百看不怠。

  如今,那些传统的年画逐渐被电子产品替代。因为电子年画有声有色,动感强,效果立体,在视觉上更胜一筹。就连农家大门上的门神,都是标准印刷的了,拓版的门画已经近乎绝迹。

  年画已经渐行渐远,即将在人们的视野里消失,或许要不了多久,年画只能是几代人记忆中的绚丽了。

  年画,曾经给予我们多少欢欣啊!

相关推荐:

热点关注

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...
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,是决胜全面建成......[详细]
2018年农业补贴有所调整 31...
农业补贴作为各位农民朋友进行生产的重要资本之一,一直备受关注。对......[详细]
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...
同志们:现在,我代表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向大会作报告。中国共产党第......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