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严三实 抗战胜利70周年 唱响主旋律
  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甘肃农民报  >  要闻

【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】破冰“三变”的庄浪回答

来源:甘肃日报 丨 作者:宋振峰 丨 2017-12-22 11:59 丨 浏览:编辑:王典

  甘肃农民网—甘肃日报12月22日讯 (记者 宋振峰) 曾在外打工10多年的庄浪县岳堡乡吴家村贫困户张小学,如今再不外出了。他有点得意地告诉记者,自己现在成了村里合作社的“股东”,得一门心思琢磨怎么将合作社的大蒜种好,争取有个好收成。

  张小学扳着指头算起了账:自家的9.5亩川地全部“入股”到合作社,每年能固定领到500元的保底土地入股红利;平常他还在合作社打工,工资也折成股份。等明年大蒜卖完后,就可以与其他入股农民一道,按照一定的比例参与分红了。

  像张小学这样的农民,现在在庄浪县越来越多。

  为将以“农村资源变资产、资金变股金、农民变股东”为主要内容的农村“三变”改革,作为促进农业提质增效、农民增收致富的新引擎,作为发展壮大县域经济和农村集体经济的新途径,今年8月以来,庄浪县以时不我待、勇于担当的危机感、紧迫感,大胆探索、积极作为,谋划启动了农村“三变”改革。

  不到半年时间,庄浪县由政府主导以企业为龙头、以产业为平台、以股权为纽带、以农民为主体、以小康为目标的“三变”改革,有效激活了要素资源,推进了农村经济的规模化、组织化和市场化,让这个深度贫困县发生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变化。

  为什么要进行农村“三变”改革?

  精准扶贫精准脱贫,产业扶贫至关重要。没有稳定可靠的富民产业,脱贫致富就是没有根基的房子。

  头顶“中国梯田化模范县”的桂冠,近年来,庄浪县委、县政府一直琢磨着由“梯田大县”向“产业大县”迈进。

  发挥特色优势,实施产业扶贫。一场规模空前的产业开发热潮,将庄浪的百万亩梯田逐渐唤醒了。苹果、洋芋、畜牧等主导产业日益壮大。

  但是,时至今日,庄浪县依旧和众多贫困县一样,小农生产占居主导,农业社会化服务薄弱,组织化规模化程度低,种养业产业链条短、专业化生产水平不高,农产品销售难。在千变万化的市场面前,贫困农民发展能力弱,抵御风险能力弱,增收效益不明显、脱贫难度大的问题愈发突出,产业的发展也难免一波三折,亟需新的突破。

  推动脱贫攻坚进程,离不开大量的资金支持。对于庄浪县来说,近年来,中央和省、市各类政策机遇叠加、项目资金持续增多,但财政和金融扶贫资金使用上普遍存在资金分散、利用效率不高等问题。面对增收产业的规模化、标准化、市场化发展,仍然存在缺少资金扶持、投融资渠道狭窄的难题。如何创新机制,将资金用在刀刃上、投在关键处,发挥最大效益?

  另一方面,距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时间越来越近了,可庄浪县依然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我省深度贫困县。

  脱贫攻坚,越往后难度越大,必须以超常手段“攻坚拔寨”。

  今年8月,省委省政府大力推进以“农村资源变资产、资金变股金、农民变股东”为主要内容的农村“三变”改革。庄浪县委、县政府深刻地认识到,这一改革,牵住了农村改革的“牛鼻子”,能够有效促进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完善,推动农业转型升级和现代农业发展,加快脱贫攻坚步伐。

  庄浪县紧紧抓住农村“三变”改革提供的发展契机及其蕴含的巨大动能,不等不靠、雷厉风行,提出了“整体工作党委政府行政推动、产业发展公司化运作,组织生产专业合作社实施、贫困群众入社入股分红”的发展思路,明确了农村“三变”改革的主攻方向,找准了着力重点,在全县11个乡镇确定了发展条件和产业基础较好、村级班子坚强有力、群众参与改革愿望强烈的13个贫困村、2个深度贫困村和5个非贫困村开展农村“三变”改革试点,探索推行“三变+苹果、种薯、畜牧、大蒜、中药材、饲草种植、特种养殖、旅游产业、电子商务、农机服务”等10种改革模式。

  农村“三变”改革怎么变?

  改革之路,注定充满荆棘;推进改革,绝非闲庭信步。

  在庄浪县,农村“三变”改革成为聚集脱贫与发展的破题之举和动力源泉,释放了新形势下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,同时,也触发了一道道新难题。但这开了弓的箭再没回头。

  第一道难题:谁来带动?

  产业发展离不开龙头带动。而贫困地区最缺龙头企业带动。

 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,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,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,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,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。

  为了提高农民进入市场的组织化程度,有效解决千家万户分散经营与统一大市场的矛盾,近年来,庄浪县积极发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社会化服务组织,将其培育成为贫困户对接市场、参与市场的桥梁纽带。全县现有42户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、551个农民专业合作社、538个家庭农场。

  仔细审视,这些新型经营组织,普遍存在企业经营规模小、经营实力弱、服务层次低、规范化程度不高、带动能力不强等问题。

  靠村级力量,更不现实。庄浪县293个行政村中,集体积累在5万元以上的只有4个村,90%是“空壳村”。庄浪县开始探索推行“国有公司+专业合作社+农户”发展模式,组建国有独资企业“庄浪县农业产业扶贫开发有限责任公司”,内设种植业、养殖业、林果业3个子公司,并在18个乡镇设立了分公司,对接农民专业合作社、组织推动所有农户参与股权设置和协商合作,带动千家万户的小生产。

  同时,在293个行政村每个村都围绕种植、养殖、林果主导产业建立3个专业合作社,现已组建了632个合作社。一系列的举措,构建了县、乡、村三级产业发展支撑平台,为“三变”改革搭建了载体,实现了产业发展由行政推动向公司化运作的初步转变,有力助推了产业转型升级。

  第二道难题:钱从哪来?

  庄浪县依托新组建的县农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,投入财政资金5000万元作为担保基金,撬动银行资本,进行产业融资。

  公司启动运营以来,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,获得国家开发银行、甘肃银行等金融机构贷款授信17亿元,已落实贷款1.6亿元。

  全新的投融资平台,又带动社会资本入股参与发展产业,将集体、政府和社会资源捆绑起来,形成了“鲶鱼效应”,搅动了农业农村发展一池春水。

  第三道难题:农民怎样变股东?

  为了进一步盘活资源资产、激活发展要素、扎实推进农村“三变”改革,庄浪县探索“五种方式”,打造股份农民,形成了农民为主体、股权为纽带的利益联结机制。

  ——“资金入股”方式。或把财政投入到农村的生产发展类资金、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资金和支持村集体经济发展的专项资金等,投入到经营主体,按股分红;或根据贫困群众和村社意愿,利用贴息贷款、互助资金、项目资金和群众自有资金作为股金入社,由合作社统一组织生产经营,采取公司化运作。

  ——“土地入股”方式。针对农户土地分散、种植积极性不高、土地撂荒等问题,按照“土地入股保底,盈利按股分红”的方式,引导群众以土地作为股份加入专业合作社,根据地理位置和土壤情况,确定每亩土地都有保底收入。同时,由专业合作社组织生产,产品由公司统一销售,年底公司(合作社)、贫困户和村集体按一定分红比例,尽可能保证农户保底收入稳定化和贫困户利益最大化。目前,全县已入股土地4.2万亩。

  ——“劳务入股”方式。按照“务工收入保底,保底收入入股分红”的方式,进一步增加贫困群众的工资性收入。每个劳动力劳动一天为一股,根据劳动力技能,每股每天保底收入60元至100元不等,全年劳务收入又可按资金入股方式继续分红。

  ——“技术入股”方式。按照“薪金保底,收益分红”的方式,对发展产业有技术特长和管理经验的群众,作为技术股、管理股参与到生产经营中来,进一步增加收入。对参与养殖业、种植业、林果业的人员,每人每月除发给保底工资外,年终收益再按一定比例分红。

  ——“企业入股”方式。鼓励支持县内外经济实力强、带富能力强的民营企业,发挥资本、技术和人力资源优势,入股到各类经营主体,参与股份制合作,带动贫困群众增加收入。

  这五种分配模式,使农民即期收入可获得、预期收益算得来,增强了农民入股信心,释放了“三变”改革红利。

  农村“三变”改革带来了什么?

  思路一变天地宽。记者调查了解到,通过农村“三变”改革,庄浪县将市场机制和资本运作模式引入农村,促使农村各种资源要素流动起来,激发了农村发展活力,破解了农业产业发展融资难和资金短缺的问题,推动农民的收入稳步增长。

  “要不是有‘县农扶公司’,我们村那会像现在这样,破天荒种这么多大蒜?”庄浪县岳堡乡吴家村村支书吴向在感慨地对记者说。

  地处六盘山林缘区的吴家村是个典型的贫困村。虽说庄浪河从村子旁边经过,可由于村子海拔在2100米以上,地里种不成苹果,村民只能靠种些洋芋、小麦、玉米刨点“光阴”。为了讨生活,很多人都出去打工了。

  看着这两年种蒜效益好。今年8月份,吴向在成立了合作社,准备种大蒜。一算账,他傻眼了,种蒜本身费工,一亩地又得用100公斤蒜籽,一公斤紫皮红蒜蒜籽得13.40元,还有化肥、农药、地膜等费用。除了这些,一亩川地流转费还得500元。

  林林总总下来,种一亩蒜,成本就得3100多元。要是种上千亩,合起来就是想都不敢想的庞大支出,对他这个刚起步的合作社来说,简直是“天方夜谭”。

  通过注资入股的模式,庄浪县农业产业扶贫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及时伸出了援手,解了燃眉之急。这不仅让吴向在的合作社步入了快车道,也让这个贫困村特色产业得以振翅高飞。吴向在一口气流转了吴家村和邻村的4000亩地,种起了大蒜。“明年收获时,保守估计,一亩地至少能挣2000元。”吴向在说。

  装备也不愁了。今年种蒜时,碰上了连绵阴雨。为了赶紧将蒜籽种到地里,公司花12万多元采购了6台分瓣机,一小时能搓一吨蒜。“靠人工,一天只能搓200斤蒜,肯定就耽搁今年的种植了,可让我们刚成立的合作社买这些设备,真是拿不出来钱。”吴向在说,“明年收获时,公司也准备配挖蒜机,既避免蒜破损、浪费,还节约人工成本,不过,一台15万元呢。”

  技术也不用愁了。以前,村民每家最多种半分地的大蒜,种时,在地里挖条沟,把蒜籽随便点进去就行了。现在,经过公司聘请的农技专家培训,大家晓得了得铺地膜,要将蒜头朝上,还不能种得太深……

  销路更不用发愁。合作社只组织农户种植、管护。种什么、怎么种、怎么卖的问题交给了公司。公司发挥龙头优势,统一资金、种苗、技术,负责销售,让生产与市场无缝对接,带领群众抱团脱贫。

  农村“三变”改革通过股权纽带,把农民、经营主体、村集体、企业的利益捆绑起来,分散的人、地、钱集中起来,给贫困户带来了一条持续生财之道,也为精准扶贫找到了一条新路子,庄浪县脱贫产业步入快车道。

  庄浪县农业产业扶贫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吴德仓告诉记者,现在,公司已利用前期贷款为村级组织、农民创业兴业提供了“第一桶金”。目前,开建52个养牛场,引进“平凉红牛”基础母牛6000头。

  有了公司雄厚的资金支撑,今年庄浪苹果也卖了个好价钱。

  庄浪,全国苹果优势产区。这两年,县里的苹果越种越多,越种越甜,但与中高端市场对接不够,每年免不了存在外地客商压级压价的现象。

  今年收购季节,公司果断出手,收购了5000余吨苹果,使得外地客商不敢随意压价。同时,公司还在天津河西区、南开大学、北京新发地、兰州市等地建立了农产品直销店,打开了庄浪苹果对外销售窗口。

  通过农村“三变”改革,村级集体经济也得以发展壮大。长期以来,农村集体经济薄弱一直是制约农村发展的重要因素。现在,通过“三变”改革,按照目前暂定的运行机制,增加村集体在产业发展中的分红比例,探索了一条壮大村级集体经济的新路子。

  伴随农村“三变”改革的不断深入推进,如今,庄浪县蝶变出许多令人意想不到的“惊喜”,制度创新的激活效应集中凸显。但是,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庄浪县农村“三变”改革虽然取得了阶段性成效,但仍存在整体工作推进不平衡、公司化运作体制机制不完善、股权量化配置体系不完备、专业合作社运行不规范、农村“三变”改革配套政策不协调等问题。毫无疑问,破解这一系列难题,从而真正使农村“三变”改革为脱贫攻坚和全面小康奠定坚实的基础,庄浪还须下更大的力气。

热点关注

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...
同志们:现在,我代表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向大会作报告。中国共产党第......[详细]
治国理政新实践
党的十八大以来,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,紧紧围绕坚持和发展......[详细]
牢记嘱托 砥砺奋进
2013年2月,习近平总书记视察甘肃时作出“八个着力”重要指示:“着力......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