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严三实 抗战胜利70周年 唱响主旋律
  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甘肃农民报  >  悦读

麦场·西瓜·啤酒

来源:甘肃农民报 丨 作者:杜瑞 丨 2017-08-31 16:17 丨 浏览:编辑:马雪娟

  麦黄六月,蝉噪不止。农村人大半年的辛劳和盼头,都寄托在这个季节。经过了大半个月的劳作,地里只剩下麦秆茬,在皲裂的土地上顽强地挺立着,昭示着生命曾有的坚强和活力。

  爷爷驱赶着架子车,车上错落有致地堆放着一天的收获,怕麦秆跌落在道路上,爷爷用绳索做了简单的捆绑,我们在炽热的太阳下前行,宛若在进行一场庄重的仪式。陡峭的小路,坑洼不平,爷爷甩动着被太阳晒得黝黑的臂膀,随之甩出去的还有他手中细长的鞭子,敲打在拉架子车的骡马高高撅起的屁股蛋上。似乎骡马和爷爷一样疲倦了,伴随着它脖子下丁零作响的铃铛,迈出的每一步都使它的背上浸出汗滴。它知道,过了这个坎儿,爷爷就会给它准备特别丰盛的饲料。它可以肆无忌惮地享受后半年的时光,甚至,听听鸡鸣,看看夕阳,闻闻果香,缓缓身心。

  我不再坐在麦秆上,开始奔跑于架子车的前后,土路上总有零星洒落的麦穗和颗粒饱满的麦粒。衣服的前襟撩起来,就是现成的包裹,对于这种“地上捡金”的活计,我总是乐此不疲。婆婆说,将来把它们磨成白面粉,可以给我做白面馍馍和面条。我喜欢雪白的面粉,如同白色的绸缎,在婆婆骨瘦如柴的双手下,揉捏,把玩成各种可口的食物。

  但更吸引我的,是村前的麦场。各家的麦草垛垛拔地而起,远远望去,如同一个个硕大的包谷面馒头,想来是村民们害怕挨饿和天灾,故意将麦草堆成这样的。平时这里是安静的,偶尔有三五成群的老大爷打打牌,或者是孩子们捉迷藏。一到了麦子收割的节点,这里就成了村里最热闹的场所。平时不爱出门的老头,缠着小脚的老太,还有吊着鼻涕的小孩,都寻着卖西瓜的大卡车“腾腾”的马达声和壮小伙高低起伏的吆喝声蜂拥而至。我老早就算好了日子,在家门前巴望。一听见动静,就急急地想要拉着爷爷去麦场,生怕去迟了挑不上个大的西瓜。爷爷早就深谙此道了,他总是不慌不忙,坐在门槛上,神情淡定地吸两壶水烟,才牵着一旁坐立不安的我去麦场里。

  白色的大卡车里,载着满满一车的大西瓜。壮小伙站在车头,黑色的背心卷起到胸前,露出油亮的皮肤。他操着我听不太懂的外地口音,和村民们做着买卖。好些眼疾手快的,已经提着物色好的西瓜往回走了。爷爷和小伙交流两句,壮小伙拍我头逗我的工夫,爷爷就开始挑西瓜了,不一会儿已经选好了两三个。于是,我奔跑回家,在粮仓里舀了一些麦粒,装在袋子里,一拖一拽地再回到麦场,交给那个壮小伙。这就是我最初结识的买卖——粮食换西瓜。

  晒麦子时,我时常坐在门槛上吃西瓜。爷爷说,晒麦子要多搅动,才能晒均匀。于是我啃会儿西瓜,就拎起耙子,把麦子翻动下。爷爷总是坐在厅房前的台阶上,注视着太阳下熠熠生辉的麦粒,似乎麦粒变成了碎金子,闪耀着,升腾着他心中的期冀,似乎那就是他生命的全部。每当这时,他总是让我去麦场前的小卖部给他提两瓶冰镇啤酒。我趴在爷爷腿上,看着他“咕咕”地将啤酒喝个底朝天,然后舒心地打几个嗝。我仰起头,对爷爷说我也想尝尝啤酒的滋味。他不言语,只是望着铺在水泥地上的麦子笑。于是,我依偎在爷爷身旁,吃着温热的甜西瓜,红色的西瓜汁沿着我的指缝,一滴,两滴,滴得满地都是……

  

热点关注

中国共产党甘肃省第十三次...
中国共产党甘肃省第十三次代表大会5月22日在兰州隆重开幕。林铎同志代......[详细]
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(...
经过多年不懈努力,我国农业农村发展不断迈上新台阶,已进入新的历史......[详细]
治国理政新实践
党的十八大以来,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,紧紧围绕坚持和发展......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