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严三实 抗战胜利70周年 唱响主旋律
  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甘肃农民报  >  悦读

连枷打麦场(散文)

来源:甘肃农民报 丨 作者:栖云柳 丨 2017-07-20 11:22 丨 浏览:编辑:马雪娟

  生活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农村人,都认识连枷,知道连枷的重要,它和农民的生产密不可分。

  连枷,以前农民脱离粮食的最普通、最常用、最古老原始的一种工具。它依靠人力来甩打敲落农作物的谷穗,使粮食得以脱落。以前的农家,家家都有好几把连枷。家乡陇中林木稀少,做连枷的材料只有到马寒山上寻找。连枷梢子以水曲柳、红棇子、兔儿条材质为好,而连枷杆子以柳木榆木均可。连枷梢一般要一米长,指头粗,八九根就可以。这些条子在当地是有名的实木,即便在劳作中裂成丝,也不易折断。要做连枷,先把杆子的一端凿好眼,找来一截大头小尾的黑酸刺木穿入凿好的眼里,做连枷梢子的横木。然后准备好牛皮,撕成一指宽的条子,在清油里浸泡软,把木头条子并排着密密匝匝平绑在一起,成为长长的一块,绑牢在横木上,就成连枷了。

  打连枷是技术活,打场的时候,连枷落地要平整有力,否则就会折断连枷梢把,打场的时候要认真,不急不躁依次而过,不留空白,否则就打不干净麦颗粒。

 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生产队打连枷的场面是壮观的,盛大的,也是辛苦的。生产队打麦场时为了麦粒容易脱落,一般都要在赤日炎炎似火烧的时候进行。当麦子摊在场里,中午的太阳就像火焰一样把麦穗晒得噼噼啪啪响,社员们像演员一样出场,就开打了。打连枷时一般少则四五人为一排,多则十几人为一排,两排人为一组,面对面打。因为生产队的麦场宽阔,打麦时一般是五六组。他们面对面拉开三米的距离,以连枷互不影响对方为宜。一排的连枷扬起时,另一排的连枷就必须落下去打在对方连枷刚打的地方,密密匝匝,不留死角,你退我进,边打边移动着在场里转起来。就看见圆圆的麦场上一排的连枷落下,对面的一排的连枷就扬上天空,天空中齐刷刷的翻转,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又齐刷刷就落在麦子上发出嘹亮的爆响。

  打连枷要“三一致”,即每人动作要一致,挪动的步伐要一致,队形要保持一致。不然,就会发生连枷互相碰到一起的情况。有时,为了协调,每排有一个领头,这个领头就是连枷手,不光连枷打得好,而且喊着号子,“太阳当空照,连枷头上摔,麦子快快落,建设共和国。”每组两个领头常常是对唱,你唱前一句,我唱后一句。每个组都是自愿组合,有的组里是年轻人,他们就跟老年组唱的截然相反,尽是花儿“尕妹妹地大门上,浪三郎,不见尕妹者心里慌,心里慌啊”,于是歌声、连枷声随着慢慢转动的队形在场上飘荡。

  为了确保不遗漏,连枷队外围转得快,麦场中心的转动慢。在号子声里,一组组连枷队缓缓转动,整齐有致地划着旋转的弧线,你起我落的霹雳声在卖场上空荡响。整个麦场上一组组连枷队转动着,就像周而复始的太极图在转动。当连枷队再转到起点的地方,整个麦场上那些昂首挺胸的麦穗就不见了,麦秆子也被连枷打的绵软无力,紧紧地贴在场上。于是,社员们就放下连枷,再拿起木叉翻场,让太阳继续暴晒,继续打。直至连枷打到麦秆上不见麦粒为止。

  我依稀记得那时有一首歌谣唱到“连枷打,簸箕扬,扬出新麦上公粮”,描绘得就是当时生动的劳作图。

  毕竟,连枷打麦场是一件很辛苦的事。后来就用碌碡碾麦场,除非天气不好,为了赶快,生产队偶然组织连枷队打麦,但再没有以前的盛大场面了。

  

热点关注

中国共产党甘肃省第十三次...
中国共产党甘肃省第十三次代表大会5月22日在兰州隆重开幕。林铎同志代......[详细]
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(...
经过多年不懈努力,我国农业农村发展不断迈上新台阶,已进入新的历史......[详细]
治国理政新实践
党的十八大以来,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,紧紧围绕坚持和发展......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