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严三实 抗战胜利70周年 唱响主旋律
  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甘肃农民报  >  要闻

天水皮影戏 三代人的传承和坚守

来源:兰州晨报 丨 作者:王兰芳 丨 2017-04-21 09:33 丨 浏览:编辑:马雪娟

霍仲吉(左一)教孩子们学挑线。

霍义龙挑线娴熟自如。

  甘肃农民网—兰州晨报4月21日讯 (文/图首席记者 王兰芳) 年近九旬,唱了大半辈子皮影戏的堂爷爷霍占俊在“亮子”后面的声音,再也没有以前那么响亮了;自小背戏文长大的堂伯父霍义龙和父亲霍仲吉,早早从父辈手中接过这个营生,一唱又是几十年。

  如今,到了堂孙霍向荣这辈儿,皮影戏在爷孙三代间历经一个世纪的坚守和传承后,终将走向哪里,成了眼下无法逃避的话题。

  1.“皮影本是灯下魂,只看影子不看人。若要四人刀马动,你先练上十年功。”

  4月8日中午时分,一场为慕名前来的游客临时加演的皮影戏《二进宫》,在天水麦积区麦积镇尚书文化公司鸣锣开唱。从学唱到登台,唱了已有一个甲子皮影戏的68岁老艺人霍义龙坐在“亮子”后面,一边十指娴熟地挑动影人重现戏文经典生活画面,一边在戏中扮唱“千岁”,唱腔字正腔圆。

  “‘亮子’也称影窗,一般用白布作幕,借助灯光,所有戏中人物的活动场景全部在灯下演绎。”一段精彩的《二进宫》结束后,霍义龙指着眼前的道具介绍说。

  在他的眼里,唱皮影戏是有讲究的,只要“亮子”撑起,挑线者会在左手边伸手可得的地方,挂上当天唱的整部戏中所有要用的“线子”。然而不管唱哪部戏,“姜子牙”的“线子”必须要挂在第一个,这是规矩。

  “皮影戏多唱于庙会或逢年过节的喜庆时段。‘姜子牙’是受命封过百神之主,挂第一个图个吉利。”霍义龙的堂侄霍向荣解释说。

  如此近距离观看皮影戏,第一次听老艺人讲述“影人”背后的故事,在天水城区长大的游客小乔虽然半天没听懂戏文中的一句唱词,但对“影人”活灵活现的肢体语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缠着霍义龙问东问西。

  “‘线子’是什么?”小乔问。

  “皮影这行有许多行话,‘影人’的身体称作‘线子’,头部称作‘梢子’;戏班接活多不多叫‘蔓子长不长’,唱将钱挣得多不多叫‘裢子好不好’。”霍义龙笑着回答。

  说起这些,头发花白,面部清瘦的霍义龙侃侃而谈。

  父亲霍占俊唱了一辈子戏,年近九旬还偶尔正式登台喊上几嗓子。2008年,父亲97岁时无疾而终,老人的戏箱、戏文自然传到了霍义龙的手中。

  说话间,他将墙角一个老旧的戏箱搬了过来,从中拿出一本已经破损的古旧戏本,轻轻地翻动着。这是他家祖上传下来的稀罕物件。“自打我记事起,这套‘箱子’就一直锁在家里,是父亲的命根子。只知道是父亲年轻时学完戏从外面背回来的。”霍义龙说。

  眼前这个集皮影展示、演出、制作为一体的堂厅,墙面、博古架都摆放着造型灵动、颜色多彩的皮影。霍向荣说,这些皮影中保存年代最久的有近两百年历史,是堂爷爷那辈儿传下来的。

  霍向荣年仅2岁的孩子“石头”跑过去,因个头较矮的缘故,孩子踮起脚尖,顺手拿起一个“线子”双臂用力地撑在“亮子”上,挑动了起来,丝毫看不出玩耍的样子。

  “说来也怪,这娃从会走路起,就对皮影产生兴趣,渐渐长大了,有时赶都赶不走。”霍向荣看着儿子那股子可爱劲儿,笑着说。

  霍义龙正式登台连唱带挑已有45年。

  “皮影本是灯下魂,只看影子不看人。若要四人刀马动,你先练上十年功。”霍义龙说。

  2.“这门营生虽说很难养家糊口,但也不能让它自生自灭,即便往里倒贴钱,也要传下去。”

  霍义龙是麦积区琥珀乡霍家川村人,和小他一岁的堂弟霍仲吉家住对门。出于打小对皮影的喜爱和执着,兄弟俩儿时生活虽说艰辛,但也满是快乐。

  “1960年前后,家家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,那时,我和义龙惟一的爱好就是偷画皮影图样,然后学做皮影。”说起大半辈子自己的喜好,今年67岁的霍仲吉笑着说。

  小时候,堂伯父霍占俊把自己的“箱子”看得很紧,不到唱戏时不准家里人碰。但打心眼里喜欢皮影的霍仲吉还是时不时地跑去串门子,心里谋算着看能不能偷看两眼,然而总是失望而归。

  直到有一天,趁着堂伯父下地干活不在家,堂婶跑来把他叫了过去,打开“箱子”让他和义龙偷偷将皮影样子拓在纸上,描了下来。如此偷画了几回,兄弟俩手中的“影人”式样慢慢多了起来。

  “我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文化人,家里有本线装的古书是老人家的宝贝,然而当时由于年龄小不懂事,为了将偷描来的图案做成皮影,我把古书拆开,如同厨娘烙千层饼似的,在拆下来的纸页上涂上面糊,以七八页为单元,一页覆一页摞起来,做成一张张‘仿牛皮’。之后,又把母亲纺车上的钢针拔了下来,爬在木凳上就做起‘皮影’来。”时间过去这么久,霍仲吉说起当时偷学皮影的一幕,至今记忆犹新,忍俊不禁。

  如此折腾一番,周围和他们关系好的几个孩子得知兄弟俩手中有几副“影人”后,硬缠着晚上一起玩唱戏,就这样,从小听父亲唱戏,背了一肚子戏文的霍义龙不到10岁,在孩子们当中开始亮嗓。

  “我虽说胆子小不敢唱,但挑线当时谁都没我挑得好。”霍仲吉说。

  不言而喻,霍仲吉对皮影的痴迷到了不顾一切的程度,他回忆,那时几个爱听戏的孩子今天你偷拿家里一瓶煤油,明晚我再偷拿一瓶,到了晚上,他们的简易皮影摊就支了起来。在那个年代,从灯影戏中找乐子,成了当时孩子们最快乐的事。

  “那个年代,家家都忍饥挨饿的。有一天,村里有个同样喜好皮影的孩子,硬缠着家里人煎了几个油饼,拿来想换几张皮影样稿,却被义龙拒绝了,当时看见人家的油饼子馋得人直流口水。”霍仲吉说完,兄弟俩顿时哈哈大笑。

  相继成家后,霍家这两兄弟在唱戏和皮影制作方面已然有了一定的功底。为了补充“箱子”内容,哥俩从制作皮子开始,耗费了很多时间,眼花到无法下针时,才会停下来抽支烟,或煮一罐茶醒醒神。

  由于长时间拿刻针的缘故,霍义龙和霍仲吉的食指上,至今留有一层厚厚的老茧,最严重时针都很难刺进去。

  霍义龙说:“镂雕皮影阴雨天最好,皮子柔韧好刻。最难刻的是影人头部,上面花纹多,线条细,尤其眼珠,一不小心就刻废了。刻好后,采用传统绘画工笔重彩上色,要经多次烘染,这样制作出的影人在‘亮子’上看起来才栩栩如生。”

  对皮影戏的那份执著已然融进生命里,兄弟俩再也无法割舍。

  “这门营生虽说很难养家糊口,但也不能让它自生自灭,即便往里倒贴钱,也要传下去。”霍义龙说。

  3.“父辈那么艰难都将这门手艺传了下来,不能到我这里失传了,否则上对不起祖宗,下对不起儿女。”

  到了霍向荣这辈儿,霍家在“天水皮影”的传承和保护方面已坚守百年。“天水皮影”戏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特别盛行,大凡庙会和节庆期间,天水南乡和城郊区域,各村都要请最好的皮影戏班来唱几天,图个热闹喜气。

  “我是从小看着父亲他们制作皮影长大的,然而小时候对他们哥俩如此痴迷这个有些不理解。”霍向荣说,以前一个戏班出去演出,每个演员演一场最初才能挣十几元,慢慢地涨到四十元,即便现在,也只能挣百十元。若单纯从收入论,抵不了打工时一个小工一天的工钱。

  “每年正月到农历三月,六月到八月十五这两个时段,是皮影戏班集中外出演出的时间,全年演出结束好一些能挣1万元左右。”霍义龙接过话头说。“挣不下多少钱不说,平时买皮子、颜料、刻刀等还要往里面贴钱,他们坚守这么一门手艺到底图个啥?”霍向荣当时颇为费解。

  2000年前后,当兵复员回来的霍向荣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,重新再审视家里这些皮影时,他的意识发生了很大改变。

  “皮影演出入不敷出的窘境,让老艺人手中这门绝活的演出频率逐渐缩水,如若任其发展,必然会加速皮影戏的没落之路。”他说。

  从那以后,霍向荣开始不但将家里的老旧皮影收集了起来,还四邻八乡到处走访,将流落在民间已遭废弃的“箱子”尽可能地收购回来,加以保护。

  “2015年后半年,在麦积区三岔乡寻访到了几副,但因没好好保护品相很一般,然而当我提出收购时,主人一张口一副就要千元。”霍向荣笑着说。

  为了更好的保护好皮影这门传统艺术,2016年6月,霍向荣筹资成立了甘肃尚书文化发展有限公司,专门从事天水皮影的挖掘、整理、传承、制作、创新等工作。

  值得欣喜的是,霍向荣的弟弟霍怀荣从西安美术学院设计系毕业后,也加入了公司,专门负责皮影戏创意设计。目前,经过多年的挖掘和整理,霍向荣兄弟俩在传统皮影的基础上,正从皮影造型和演出方面进行创新和改良。《香山寺还愿》《未央宫》《花亭相会》等30个皮影传统剧目的再塑造工作正在进行中。

  与此同时,霍向荣称自己下一步将和一些艺术院校取得联系,将自己的公司资源提供给学院,作为学生免费实习的基地。他个人觉得,如此一来,至少能让更多的人了解天水皮影的深厚文化底蕴,为保护这门非物质文化尽自己一点绵薄之力。

  “父辈那么艰难都将这门手艺传了下来,不能到我这里失传了,否则上对不起祖宗,下对不起儿女。”霍向荣说。

  

热点关注

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(...
经过多年不懈努力,我国农业农村发展不断迈上新台阶,已进入新的历史......[详细]
治国理政新实践
党的十八大以来,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,紧紧围绕坚持和发展......[详细]
省委书记来到咱农民报
2月17日,农历腊月二十九,春光明媚。这天早上,省委书记、省人大......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