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严三实 抗战胜利70周年 唱响主旋律
  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甘肃农民报  >  悦读

不管农家官家“坏儿子”就该被“清理出户”

来源:甘肃农民报 丨 作者:胡印斌 丨 2017-04-20 10:28 丨 浏览:编辑:马雪娟

  近日,有“2017反腐第一剧”之称的《人民的名义》登上银幕。该剧有这样一个片段,最高检反贪总局侦查处处长侯亮平怒斥贪腐官员:“你大把大把捞黑钱的时候,怎么没有想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?中国农民那么倒霉,有你这么个坏儿子!”

  现实中,“我是农民的儿子”已成很多落马官员的习惯说法。无论在位,还是受审,都挂在嘴上。比如,2004年春运期间,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到深圳火车站了解情况,他说:“我是农民的儿子,我知道农民的艰辛,他们一年到头在外打工不容易呀!决不能因为我们工作不力,使他们的血汗钱被票贩子盘剥!”安徽省委原副书记王昭耀也在法庭忏悔:“我家祖祖辈辈是农民,我是农民的儿子。”

  “农民的儿子”,原本很亲切、接地气,也容易拉近与受众的距离,可听多了,也容易生腻。中国以农立国,往上追三代、四代,许多人是农民的后代。动不动就搞千万元、上亿元的“黑”钱,又跟农民有啥关系?这样张口就来,未免是对农民抹黑。

  有论者认为这是贪官在博取同情,寻求宽大处理。不排除完全没有这样的算计,但如果一味如此归因,不仅否认了贪官也有寻求改造、反省的动机,也把活生生的个体脸谱化甚至妖魔化了。民众痛恨贪官的心理可以理解,但若以此便认为这些人的言行举止均是作伪,显然有些简单。毕竟,自己所犯何事、该当何罪,这些从仕途一路拼杀出来的“人精”岂能心中无数?

  说到底,问题并不在于贪官自认是谁的儿子,而在首先是个“坏儿子”。检视自己的堕落过程也好,忏悔自己不该贪污腐化也罢,需要找出来的是真实原因,而非纠缠于什么“农民的儿子”。家境的贫寒可能使人对身外之物有格外的攫取心理,但也可能相反,不是那么在意钱财、权势。在这个问题上,无论往哪个方向选择,都不乏例证。农民的儿子并不必然指向贪腐,官员的儿子也不天然就清廉。关键是官员能不能严格要求自己,约束权力,不使“内心的野兽”因为位高权重而被释放。

  我们也看到,那些口口声声标榜自己是“农民的儿子”的“坏儿子”,一旦“身登青云梯”,往往将父老乡亲、背后的土地抛之脑后。这样的“坏儿子”,不管是农民家的,还是官员家的,早就该以“人民的名义”清理了。

  

热点关注

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(...
经过多年不懈努力,我国农业农村发展不断迈上新台阶,已进入新的历史......[详细]
治国理政新实践
党的十八大以来,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,紧紧围绕坚持和发展......[详细]
省委书记来到咱农民报
2月17日,农历腊月二十九,春光明媚。这天早上,省委书记、省人大......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