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严三实 抗战胜利70周年 唱响主旋律
  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甘肃农民报  >  悦读

风雪夜缘

来源:甘肃农民报 丨 作者:方英文 丨 2017-04-18 10:34 丨 浏览:编辑:马雪娟

  那是1979年,年关将近,大雪严严实实地封住了秦岭。当时我在西安念大学,盼着回山里过年,但是没有车。众人天天到车站闹,一直闹到腊月二十八,车站才咬咬牙,发了趟油漆剥落的解放牌老卡车。冒着凛冽的寒风,我们出发了。

  一路上乘客逐渐减少,到了终点的县城,只剩十来个乘客,一下车,眨眼就不见了。他们是县城人,回家去了。时间已是凌晨一点,小城安静得出奇,几粒昏黄的路灯如同墓地的鬼火。我的任务是投宿,明天再回乡下,因为还有一百多里路呢。可是,仅有的两家国营旅社死也喊不开门。门被链条锁着,我把门连掀带推弄得稀里哗啦乱响,仍不见有人回应。怎么办?总不能在野外冻死吧。为了活命,我决定走动一夜,保持体温。县城仅有两条街,前街和后街,不到十分钟就走穿了,转回身再走。每每经过亲友的家门,我便驻足,几欲举手敲门,但是我忍住了。可能有一种自卑心理吧,因为我是乡下人,每进县城,我都尽量避见亲戚朋友,若双方都没躲过,只好打扰他们一回。在他们那种客客气气的外表下,我能感觉出暗流着一种不耐烦的情绪,一种被揩了油的心疼。如此世态我能理解,因为那年头家家日子都紧巴啊,再说他们也难得到乡下吃回人情。

  我从前街走到后街,又由后街转到前街,弄不清走了多少回。突然起风了,开始下雪,风裹乱雪穿街走巷。借路灯一看手表,半夜三点啦。加之饿神袭来,我一摸衣兜,两个包子被冻成了石头。此时,刚到后街,听到“吱呀”一声,风掀开一家的木板门,隐约看见里面有灯光。

  我本能地走了进去,但刚跨进门槛,就见到一副白木棺材,满地刨花。我当下感到晦气,正要退出时,里面传来说话声:“谁呀?进来吧!”随之是一连串的咳嗽声。是个老汉的声音,听上去含着善意。所以我就进到里间,一个老人躺在床上。在头顶那盏十来瓦的灯泡的光照下,老汉的脸上皱纹密布,如一颗大核桃。我盯着盖在他身上的那床油腻黑亮却很厚实的被子,我想象着在这样的被子里一定很温暖、很舒服。老人问我是怎么回事,我如实回答了。他说:“你,要是,不嫌弃的话,就,就跟我睡。”

  已经冻僵的我顾不得那么多,迅速脱掉鞋袜,一骨碌钻进被窝,与老人打对儿躺下。老人两手搂住我的双脚,说:“冰的!”他便要我脱了衣服,说那样会更暖和。我就脱掉衣服,一下子感受到了大面积的温暖,很快,一股浓浓的睡意袭来,伴随着睡意我跟老人聊着天。

  “大爷,你晚上怎么不闩门啊?”我想起方才的情景。“关啥子门哦,又没值钱的东西。”老人说,“一年四季,也没人到我这儿来。”我才明白,老人三十年前丧偶,独自一人将两个儿子拉扯大。如今,一个儿子在县委谋事,一个在乡下工作。但是,老人说:“我把他们得罪了。”分家时,老人把街面房给了小儿子,后面房给了大儿子。结果大儿子嫌后面房没出路,小儿子嫌街面房面积小。“他俩你见不得我,我见不得你,见面就吵,索性不回家了!”停了会儿,老人又说,“倒是给我做棺材,俩娃意见相同,各出两百元,都盼我死呢。”

  不知何时我就睡去了,然后被一阵砍、钉、锯的声音闹醒。起身一看,天早大亮,两个木匠开始做棺材了。我赶忙告辞,准备走的时候,我将口袋里的多半盒“金丝猴”香烟留下以表谢意,我抽出一支,亲自给老人点燃,递上。可是老人只接了这一支烟,其余的烟坚决让我拿走。“小伙子,你知道吗,整整十五年了,没一个人跟我睡过一张床,咱俩有缘哩。”

  在老人的咳嗽声中,我走了。车站还是没车去乡下老家,我只好冒着大雪步行。一百二十里山路,我走得很快,不久即浑身发热,脱去棉衣,顿有夏天之爽快。到家时,傍晚的炊烟刚刚升上房顶,袅袅款款,如梦如花……

  (摘自《短眠》)

相关推荐:

热点关注

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(...
经过多年不懈努力,我国农业农村发展不断迈上新台阶,已进入新的历史......[详细]
治国理政新实践
党的十八大以来,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,紧紧围绕坚持和发展......[详细]
省委书记来到咱农民报
2月17日,农历腊月二十九,春光明媚。这天早上,省委书记、省人大......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