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严三实 抗战胜利70周年 唱响主旋律
  您当前的位置 :每日甘肃 > 甘肃农民报 > 乡愁 正文

野葱花(散文)

来源: 甘肃农民报 丨 作者: 毛韶子 2016-09-22 10:30 丨 浏览:编辑: 马雪娟

    麦子收割上场的时候,野葱花开了。

  黄黄的野葱花,星星点点洒满遍野,风一吹,不住地点头微笑,阵阵花香飘向很远很远。

  割罢麦子,山里的女人带着孩子,挎上篮子,上山掐葱花。扎成小把,家家挂在檐前晒干,收藏自家备用或者送人,也有拿到集上出售的。

  晒干的野葱花便是做浆水面的上好佐料,甚过香菜、韭菜千百倍。在酷热难当的伏天,端起一碗用野葱花炝锅的浆水面,飘香四溢。黄黄的野葱花在纯净上等的菜籽油中炝煎,由嫩黄变成脆香,漂在浆水中,脆嫩嫩、油浸浸,在香喷喷葱花的诱惑下,真让人舍不得放碗,吃了一碗还想再吃一碗。

  每当这个时候,我的思绪又飞到了那遥远的地方,我便想起我的姑姑——一位疯姑姑。我似乎又看到了我那可怜的疯姑姑的身影。山风吹起的时候,野葱花摇曳着,葱花丛中有一个衣衫褴褛,头发花白的女人,弓着腰,左手提着一个山柳编的篮子,右手不住地摘采野葱花,核桃般的脸庞,干瘪的嘴唇不时地发出“嘿嘿,葱花”。小时候因药害而导致失聪的姑姑,远嫁在山里,生有一双儿女,日子过得很苦,全凭姑父一个人出苦力维持着清苦的生活。在那困难的的日子里,夏忙结束后,姑姑背着背篓,拄着木棍一路步行(上学后我才明白,其实就是乞丐)来到我家,背篓中尽是各样的干馍馍,和半袋子黑白相杂的面粉,当然也少不了给我们拿着数十把自己摘采的野葱花。从这时起,姑姑的形象就牢牢地印入我的脑海。

  土地承包到户后姑姑家的光景有了好转,儿子娶上了媳妇,又盖了新房。姑姑每年总少不了来我家几次,夏天来时,少不了捎带几把野葱花,所不同的是她再不沿路乞讨。乡村公路通了以后,她时时搭乘村里农用便车来我家。

  又一个夏天过去,我走在集市上,看到两旁整袋子出售的野葱花,我不由想起我的疯姑姑,和那些清苦的日子。(作者系省武山县四门镇下湾村农民)

  

  

 


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:   

相关推荐:

热点关注

涉农文件
为深入贯彻党的十八大、十八届三中、四中、五中全会和习近平总书记系......[详细]
治国理政新实践
党的十八大以来,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,紧紧围绕坚持和......[详细]
省委书记来到咱农民报
  2月17日,农历腊月二十九,春光明媚。这天早上,省委书记、省人大......[详细]